2018年偶像養成扎堆,網生造星崛起,優愛騰布局偶像,何以實現?

文章推薦指數: 80 %
投票人數:10人

上線1小時播放量破億,這一紀錄竟比《中國有嘻哈》還要提早3小時,自播出以後#偶像練習生#更是天天掛在熱門話題上,截至目前,閱讀量高達21億,討論量即將破億,如此高的熱度讓愛奇藝2018年開年便打了個漂亮的仗。

但試圖以一檔節目就自此開啟「中國偶像元年」?這樣的說法顯然為時過早,被日韓偶像產業侵蝕多年的國內偶像體系,依舊沒有找到合適的路子。近年來,國內能叫得出名字的偶像團體一隻手就能數過來。

但視頻平台優愛騰對這塊藍海勢在必得,2018年三巨頭野心勃勃的開始布局偶像產業鏈,以《偶像練習生》為首推出一系列偶像綜藝IP,再以強推的流量綁定、深度的商業合作之下,粉絲會買帳嗎?

1

國內偶像養成高開低走

但急功近利是首因

2017年曾被稱為「中國男團的轉折點」,《東方風雲榜》的主持人羅毅認為並不這麼樂觀,正是因為男團扎堆爆發,而這一年對於各家男團來說競爭異常激烈。據不完全統計,2017年中國出道的偶像團體將近40組,僅少於韓國20%,其中多數男團依舊學習韓國的成熟模式,但與往年相比,少年養成、跨次元等新模式團體數量也在逐漸遞增。

而在《偶像練習生》中張藝興所提及的,最終篩選出的100位練習生來自於31家公司(其中包括8位個人練習生)。縱觀這些公司履歷,雖然有知名如華誼、英皇等公司,但他們在製作正統的偶像團體上並沒有出彩的先例。樂華娛樂、香蕉計劃則是近兩年藉以與韓國方合作而新興崛起的代表公司。

值得一提的是樂華娛樂,當「樂華七子」出場時,在場練習生的驚訝與崇拜之情不亞於《Produce 101》中練習生們見到來自「大公司」JYP Entertainment的練習生Somi。

樂華娛樂自2014年推出中韓混血團UNIQ開始,隨後與STARSHIP Entertainment聯合推出女團宇宙少女,以及養成式的男團YHBOYS,再加上網羅了范冰冰的弟弟——范丞丞等練習生,樂華娛樂儼然成了新一代國內偶像團體的操盤手。

范丞丞

如此備受關注的紅海市場,當然缺不了許多新興公司的介入,其中也包括王思聰的香蕉娛樂。如同前文所述,資本的進入雖然讓國內偶像團體數量激增,但缺乏系統的培訓、長遠的企劃讓不少練習生出道的夢想破碎。

練習生枯燥的生活日復一日,曾在韓國做過練習生的王子文曾大吐苦水,稱:「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二點,沒有一分鐘是自己的,都在訓練。」而這種訓練平均需要3、4年。但出道也並不意味著成功,如何站穩腳跟都沒法保證,更別說在短時間內達到某種高度。

於是,前後花費不到4個月的偶像養成節目則是眾多懷揣出道夢想的練習生的首選,但現實是,這類綜藝節目還是以「選秀」為主,短時間內無法達到真正意義上的養成,而養成販賣的夢想與成長沒法展現,目光短淺地湊齊一批實力參差不齊的團員出道,則是普遍的問題了

急功近利反而適得其反。《偶像練習生》開啟了2018年偶像男團養成的新篇章,愛奇藝能將這個孵化出的男團帶到何種高度?想來TFBOYS「單飛」後,現在正是好時機。

2

網生造星崛起、

傳統偶像培養模式落寞

TFBOYS的橫空出世催生了偶像造星產業的崛起,撐起了中國偶像製造的缺口,但就結果來看,TFBOYS的一家之大也由此暴露了不少偶像產業的弊端。華語音樂的低走勢不僅讓整個音樂市場為之沉默,也讓不少團體成員選擇走向了其他行業,影視劇、綜藝以及門檻更低的網劇。與TFBOYS咖位升級不同的是,大多數偶像出身的成員更多的是想辦法混口飯吃。

懷揣著優質資本誕生的多數團體不得不面對高開低走的態勢,而這不僅僅是國內偶像產業的現狀,更是近年來如雨後春筍般激增的偶像養成節目亟待解決的問題

2015年起全民草根選秀熱潮告一段落,國內不少一線電視平台開始頻繁地推出偶像養成節目,《星動亞洲》《燃燒吧少年》《蜜蜂少女隊》《加油!美少女》《夏日甜心》《天生是優我》等同類節目換湯不換藥地輪番上陣,為此更是邀請了黎明、舒淇、梁詠琪、謝霆鋒、吳奇隆等大咖出山助陣,但不僅節目沒有多少熱度,從節目中出道的部分選手及團體不久後則是銷聲匿跡。

這一時期正是韓流當道,不少節目都與韓國團隊合作。但當國內做得風生水起的時候,韓國的選秀節目開始改朝換代,被譽為最成功的音樂選秀節目,輸出了許多音樂人才的《Super Star K》第七季在15年底黯然收場,而韓國三大造星公司為助推手的《Kpop Star》第六季也在2017年初收官。

取而代之的是,基於kpop引以為傲的偶像產業,主流電視台開始推出偶像養成類真人秀。韓國M-net電視台在2016年推出的《Produce 101》開啟了節目養成的趨勢,通過重重競賽生存至最後的練習生出道成為了核心模式,隨後連續推出了第二季的男團養成、《少年24》以及《偶像學校》,同時主流電視台也跟著這股風口,KBS電視台推出了幫助失敗偶像尋找新機會的《The Unit》。

當然,這類節目都需依賴於眾多娛樂經紀公司的練習生,然而不少公司並不外泄自己的資源,自己主導、與電視台合作開發偶像養成節目。如韓國三大造星工廠的YG公司就在2013年舉辦了名為《WIN:Who Is Next》的節目,將旗下練習生分為兩組進行PK,最終勝利的隊伍直接出道。繼這之後,隔年再次通過節目《MIX & MATCH》選拔男團成員,而今年將眼光對準了外部公司,推出《MIXNINE》發掘韓國50多家公司的練習生。

但實際上,這其中僅有《Produce 101》大獲成功,而其他的節目或多或少地成了圈地自萌的狀態,將傳統的偶像養成擺至台前,年輕的粉絲文化難以引起大眾狂歡,但通過投票決定成員的內容趨勢也無不顯示出,偶像養成已不再是「自上而下」的發展模式,決定團隊成員的不是公司高層而是普通網友,傳統偶像養成的模式更趨向於粉絲市場

3

優愛騰的全面競爭

2018年布局偶像產業鏈

國內的偶像產業同樣在尋求這一變化。受到政策的影響,投票、PK等偶像養成的關鍵因素只能在網絡平台實現,由此,偶像養成節目逐漸呈現由台轉網的趨勢。再加上正逢TFBOYS與SNH48的日系養成式偶像紅利期,優酷在2017年接連推出兩檔偶像養成節目:《超次元偶像》《美少年學社》,與此同時,愛奇藝上周首播的《偶像練習生》以及騰訊去年大熱的《明日之子》與將在第二季度開啟的《創造101》宣告著優愛騰已然全面布局偶像造星產業。

愛奇藝、騰訊紛紛推出偶像養成節目,《偶像練習生》《創造101》的模式都來自於《Produce 101》,成熟的模式加以優質的網綜平台以及潛力無限的粉絲市場,兩檔節目勢必引起一場腥風血雨。而藉以去年《中國有嘻哈》的成功經驗,垂直細化下的選秀節目也成了熱餑餑,愛奇藝的《熱血街舞團》、騰訊的《舞者24》以及將於正月播出的優酷《這!就是街舞》更加劇了三巨頭搶奪年輕人文化、偶像產業市場的火藥味兒。

根據優愛騰2018年的綜藝片單可以看出,從音樂偶像到舞蹈偶像、從小眾偶像到大眾偶像、從綜藝偶像到知識偶像……優愛騰已經將觸角伸至各個偶像產業鏈上,試圖全方位地布局偶像系列IP,巨頭們投入雄厚的資本為平台養成代表性的偶像,也在為整個國內偶像市場供血


請為這篇文章評分?


相關文章 

「選秀名門」樂華,揭開一道偶像創口

作者|張家欣 劉萌編輯|李春暉一年前看到「樂華」二字,恐怕很多人還拿不准究竟該念「yue」還是「le」。直到2018年兩檔韓綜101模式偶像選秀,讓成立9年的樂華忽然被聚光燈打中。孟美岐、吳宣儀...